苍梧在线,苍梧新闻网,苍梧信息网,苍梧信息港,苍梧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苍梧汽车 >

莎车暴恐案细节曝光:百人围攻大巴,路上全是汽车残骸和血迹

时间:2018-04-03 19:2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我的网站
莎车暴恐案细节曝光:百人围攻大巴,路上全是汽车残骸和血迹 莎车暴恐案,围攻,血迹

        

        【编者按】
        《新华每日电讯》8月22日在13版位置刊载新华社记者曹槟的文章《突入莎车》,记录了3位新华社记者在“莎车7.28暴恐案”的现场采访,还原曝光了暴恐案的细节。
以下为全文:
        早上九点我刚吃过早饭,分社的微信群闹腾开了。“喀什有事!”“好像是在莎车,速核。”我打了个激灵 ,迅速回复:“我和晓波 、大壮正在喀什采访 ,随时准备出发 。”
        我给设在喀什的南疆记者站驻站司机杨景福打了个电话,得知莎车距离喀什约180公里 ,驱车前往不到3个小时。我和摄影部的吴壮都是今年来新疆分社锻炼的新人,而分社的萌妹子符晓波虽然多次参与突发事件采访,但毕竟也就比我们早一年入社 。分社权衡再三 ,决定让我们这3个离莎车最近的“小朋友”去了解一下情况。
        到了县城,我们先把车开到了城里的一个军营并打算今晚就住在这里,事先联系好的地方宣传干事小张也一直陪同我们 。他说全城从早上开始就进入了一级戒备状态,而且网络和短信也从中午12点开始切断 。
        当我们提出要进入发生暴恐案件的艾力西湖镇看看时,小张就开始跟我们描述去往那里的路有多远多差,赶到那边可能天就黑了,而且现在逃犯还在追缉之中 ,单车上路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于是还一头雾水的我们决定在县城逛逛。
        我们进房间休息期间 ,地方已经跟军队打好了招呼 ,千万别把我们“放”出来 。分社帮我们联系的当地宣传部门,本意是出于安全的考虑让地方上带着我们去现场采访,此刻媒体俨然成为最需要“严防死守”的对象。
        我们跟小张说,刚接到新的任务 ,我们要马上赶回喀什。就这样 ,我们没有一个人会说维吾尔语 ,却在一个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维族人的小县城里逛逛停停,像碰运气一样希望能碰上一个汉族人或者是一个会说汉语的维族人 。在一个小巴扎上,我们四处买馕、买水果、买水希望能够“勾搭”上一些信息 ,可是他们除了会说“五块”“十块”之外,基本不会说普通话。所幸后来遇到了两个送水的汉族小伙子,他们的一个朋友就住在艾力西湖镇,而且他们俩早上刚从镇上回来,我们要到了那个朋友的电话,进行了电话采访。他经营的磨坊就在凌晨受冲击的派出所旁边30米,所以提供了不少有关暴徒开着工程车把派出所大门撞飞、枪声持续时间和死亡人数等细节 ,采访终于有了一些突破。
        随着天色渐暗,我们驱车去往汉人聚集区继续打探消息 。在一个电力公司的家属院里 ,听着满院子熟悉的新疆普通话 ,亲切感油然而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生活在这里的人无论是谁都能说出点什么来,但是这些信息很多都是二手甚至多手的,我们虽然一一记下,但不敢都采信。突然间有人提示了一句:医院都住满人了。我们当机立断:去医院看看。
        等我们到达外科和骨科病房门口时愣住了,两个警官“门神”正把守着通往病房的大门,无奈之下我们只能谎称自己是去寻找失联的朋友,他们把看上去最“人畜无害”的晓波给放了进去,我和大壮两个人在外头等着。就是在这里 ,莎车县人民医院 ,晓波采访到了被害者以及家属,而且还撕开了一个新的口子:下驻到各大队的工程队也受到了冲击,而且据描述损失惨重。
        在医院门口我们还遇上了一个乡里工程队的中年男子,眼眶红红的,他的母亲白天刚被暴徒用汽油烧死 ,工友们也都负伤住院,他翻过住所的后墙逃了出来。从医院出来后,我们相视无言,但有一点是我们都在想但又不敢说出来的:第二天亲眼去现场看看 。
        虽然新疆的天黑得晚,但十点多了 ,我们也得考虑“过夜”的问题。出于人车安全的考虑,我们找来找去 ,在俗称“汉人街”的团结路找到了一家有后院可以停车的酒店住了下来。门上了锁 ,我一夜无眠,塔克拉玛干沙漠离莎车城不远,干热的空气和躁动的氛围令我辗转反侧 。明天就是开斋节了 ,会有还没落网的暴徒作乱吗?
        第二天一早 ,我们决定去现场看一看  。从莎车县到艾力西湖镇一路上非常顺利,设的卡很少。整个小镇沉浸在过节的热闹氛围中,女人们都穿得非常鲜艳在逛巴扎,除了路两旁偶尔停着的军车,并无想象中的紧张感 。我们从锁死的车里下来 ,四处走走问问 ,还没走几步,就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盯着我们看。我在路边五块钱买了个老汉瓜就连忙捧着上了车 ,锁好。
        车子继续往前开 ,开出艾力西湖镇没几公里,又是另外一番情景:路上全是烧焦还冒着烟的汽车残骸和用砂石覆盖的血渍,两边不时停着被砸或被烧的大客车和工程车,路中间还有撞毁烧毁的摩托车,沿线被打砸的村委会和警务室里也都看不到一个人 ,只有破碎的玻璃窗和洞开的大门,里面满地狼藉。整条巴莎公路静悄悄 ,让人起鸡皮疙瘩。
        听一位在现场勘查的客运公司的维族经理说,当时一两百号人围住他们的这辆55座的金龙大巴车……看着车前路面上还未被掩盖完全的血迹 ,车身上的烧痕,砸烂的前挡风玻璃,我们不禁为这一车人的生死捏一把汗。
        回来的路上 ,我们受到运送遇害者遗体的面包车的启发 ,决定去殡仪馆看看 。那里同样是重兵把守,馆内外人头攒动 。遇害者家属陆续从各地赶来,报失踪的远比认领到遗体的人多,没想到这里这么多眼泪。一位死里逃生的大车司机向我们描述了当时的惊险:恐怖分子逼迫维族司机加入砸烧之列,十几个人一组解决一辆车,他和坐在车上的妻子不顾一切调头往20公里外的麦盖提县冲出去,不想却成为整个车队八辆车中唯一逃出来的司机。后来的新闻稿显示,7月28日发生的莎车严重暴恐袭击案 ,造成37名无辜群众死亡,31辆车被砸,其中6辆被烧。
        又是一个难眠之夜,第二天一早,总编室急电,速回喀什。我们迅速打包好行李 ,走出电梯时,昨天还在殡仪馆登记失踪的一位母亲早上刚认完遗体回来,她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和我们擦身而过 。

(原标题:莎车暴恐案细节曝光:百人围攻大巴,路上全是汽车残骸和血迹)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