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梧在线,苍梧新闻网,苍梧信息网,苍梧信息港,苍梧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苍梧交通 >

在江孜做妇女统战工作

时间:2018-05-16 23: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我的网站
在江孜做妇女统战工作,江孜 妇女 统战工作

(原标题:在江孜做妇女统战工作)

李国柱,女 ,1950年入藏,曾任十八军52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西藏自治区江孜地委干事 、秘书 ,自治区党委统战部、政策研究室秘书、调研员等职。1972年调入福建、山东、北京任干事及处长等职 ,现定居北京。

口述:李国柱

1952年8月1日,中共江孜分工委成立了,工作人员基本上是52师师直属机关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机关转业下来的,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虽然还穿着原有的军装,但是摘掉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和八一帽徽,不算现役军人,真不是滋味。

值得一提的是 ,当时因为天天接触群众,老百姓对我们的疑虑和惧怕心理逐渐在改变,后来竟称我们是“锡维玛”(即“和平兵”)了。

我们当时的主要工作是本着“慎重稳进”的方针,宣传 、执行和维护《十七条协议》,以统战为中心 ,并做影响群众的工作。

1952年11月,江孜分工委决定调我到统战部当干事,分管上层妇女统战工作。当时我思想不通,对统战工作是党的三大法宝之一的重要性认识不足 ,对工作对象全是剥削阶级更不理解,认为自己是个还未褪掉学生味的青年,与比自己年龄大一至两倍、经验也比较丰富的上层人士打交道缺乏经验 。统战工作既要做团结争取工作,还要和顽固分子斗,心里很不踏实;怕斗不过顽固分子 ,怕给党的工作带来损失,怕犯立场错误 ,怕整天与领主打交道机关同志不理解,加上不会藏语、不会骑马(马是主要交通工具) ,于是向领导提出干不了 ,被领导拒绝后,才不得不接受。

怎么完成任务呢?我首先了解西藏情况 ,学习政策、策略、斗争方式、斗争艺术 ,分析研究怎么做统战工作,包括工作方法、谈话艺术等。虽然这样,开始有出访 、会客任务时,心情仍很紧张,不得不事先反复预习 ,请教老师或有经验的同志,事后请他们批评 、提意见,不断总结改进 。遇大会小会需讲话时,事先认真准备稿子 ,事后检查 ,听反映。我的体会是,在机关内部讲话时 ,若讲得不合适,同志们可以谅解,纠正也方便 ,可是在上层人士面前,就可能因小失大 。我们的言行是代表共产党、解放军的,要达到好的效果就要避免出差错 。就这样也出过差错  ,甚至闹过笑话 ,特别在风俗习惯和语言问题上出的问题更多 。

语言是做好统战工作的重要桥梁之一。为解决不懂藏语问题,领导派了一位藏族女同志配合我的工作。我藏语不行,她的汉语文化知识及藏文水平也低,配合起来困难很多。有时我们两人都急得满头大汗,也没将意思表达清楚。遇到政策策略性很强的用语就更难。后来又选了一位藏文系刚毕业的大学生,他藏汉文水平都很好 ,可惜听、说反应慢,一时发挥不出来,且对西藏情况不熟悉。最后选调了益西卓玛同志,才缓解了上述不足之处,使工作得以顺利开展 。益西卓玛思想好,能吃苦 ,领会问题快,西藏情况熟悉。我俩互帮互学,她教我藏语、骑马,向我介绍西藏民风民俗;我教她学汉语及她不懂的知识 。两人形影不离,亲如姐妹,工作上配合默契 ,发现问题互相补台,生活上互相关心照顾,都能全身心地致力于搞好妇女工作。实践中我尝到不懂藏语的难处 ,才真正懂得分工委强调学习藏语的重要意义,就努力争取实现分工委提出的“一个人能顶一人用”的要求 ,下决心攻克藏语关 。从此,我身上经常装着小本本,死记硬背藏语生词 ,有机会就学,见人就问 ,有机会就讲 ,讲错了就改 ,大小会上别人翻译时认真听 ,学习词句的运用和翻译艺术。那时对会藏语的 ,无论藏族、汉族,我都把他们当成我的老师,逢难必问 。

骑马也是一关。有时马不好,还会欺负人,因骑马技术不行摔下来的事还不少。记得有次冬天出访 ,本来半天路程,可是马却找麻烦 ,不走或横着走,益西卓玛我俩怎么吆喝都不走,气得我们拿起鞭子抽打,马飞跑起来,我骑的马打前蹄,把我摔下来两次 ,连小便都惊吓出来了,身上多处红肿,幸好没摔着骨头。整整走了一天 ,天黑才到达目的地,下马时脚冻得麻木难行,臀部红肿得不能坐,狼狈不堪 。

初期开展妇女统战工作时 ,我们主要采取走出去上门拜访谈问题 ,请进来学习、开会(各种纪念会)、听报告、开展文娱活动、进行联欢等方式,以联络感情、结交朋友扩大宣传面 ,达到团结教育的目的 。无论哪种形式,宣传内容都是围绕宣传《十七条协议》、伟大祖国、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伟大领袖毛主席、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党的民族宗教等各项方针政策,提高上层妇女反帝爱国 、团结进步的觉悟。统战人士初期顾虑很多,不少人对我们是不即不离 ,又因一个家庭内部的政治态度相互影响,妇女随着男人转,男人随着拉萨整个政治形势转,拉萨情况直接影响着江孜,几次拉萨骚乱事件都很快波及江孜。在开始拜访她们时,普遍表现冷淡,或不冷不热 ,或应付 、不欢迎,更有甚者拒绝和我们见面。为了开展工作 ,不管她们是哪种态度,我们都去接触 ,去联络。这样次数多了,对我们了解了,情况就变化了。对于个别顽固的,我们仍硬着头皮去做工作。

记得我们有次去拜访大贵族帕拉夫人,已经走到她家门口了,她却派佣人通知说自己不在家。我们估计她不可能不在,就在附近观察了解。她慌了手脚,赶忙又派佣人来说自己在家,请我们进去 。

在走访中 ,其他困难也不少。江孜专区贵族多,且住得很分散 ,有的需走半天路,有的需一天,当天回不来,不得不在外边过夜,我们两个女同志难免担惊受怕,怕途中遇到不测或在拜访对象那里出现什么情况……

做工作时,有的贵族家吐唾沫用衣袖擦碗给我们倒酥油茶,不喝怕他们不高兴,喝又不舒服,最后还是从工作出发 ,勉强喝下去 。

我们请客 ,有的不到  ,故意摆架子 ,开会通知两三遍都不到;有的即便到了 ,在会上也不发言,或互相观望,或光应付“是 、是 、是”,或不认真听讲 ,议论服饰。请他们吃饭时 ,有些人不管多好的菜 ,总是只吃一点或干脆不吃,我们感到很为难 ,眼看着一桌桌的好饭菜浪费实在心痛。其实当时我们物资紧缺 ,做这些菜是很不容易的 。

随着西藏整个形势的好转,我党影响的扩大,经过反反复复耐心地宣传教育 ,以吉普·阿旺白姆为代表的一部分上层妇女和青年开始表现出向党靠近和要求进步的愿望,后来成为江孜地区早期举起爱国进步旗帜的带头人,成为学习《十七条协议》、开展文娱活动的中坚分子。我们组织文娱活动,与文工队同台演出 ,下乡宣传,她们都积极参加。

随着形势的发展和统战工作的需要 ,继江孜于1952年10月1日成立的“学习《十七条协议》委员会”和1954年11月26日成立的“江孜爱国青年联谊会”后 ,1955年5月23日 ,“江孜爱国妇女联谊会”也成立了 ,吉普·班旦金宗任主任,扎西林·白马普赤、乃堆·次仁玉珍和我任副主任 。这个爱国妇女联谊会是在妇女学习会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不仅带动了上层人士中的老年妇女,还带动了一部分中下层妇女 ,结成了一个爱国进步的妇女团体。至此 ,江孜上中层妇女在学习和推动江孜各项工作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经过长期团结学习合作共事 ,她们中的大多数人成了与党合作共事的同路人 ,有的成了同我们无话不说的知心朋友,几乎都成了自食其力的国家干部,个别的还当上了领导干部 。

通过几年工作  ,最大的收获是结识了不少朋友,有的至今仍保持联系,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能用藏语独立工作,同藏族同胞的心更贴近了,难能可贵的“桥梁”把我和西藏人民紧紧地联结在一起了。

(原标题:在江孜做妇女统战工作)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